• 您的位置 首页 > 包装设备
  • 温商扎根江城 争创龙头企业

  • 作者:  来源:本站  日期:2018-11-04 02:19:47
  •   武汉汉正街素有“天下第一街”的美誉。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大批温州人慕名而来,在汉正街拉开创业的序幕。

      经过几十年的打拼,武汉聚集了17万温州人和3000余家温商企业,遍布商贸、物流、机电、服装、金融等领域。在汉正街小商品市场,温商占比超过三分之一;在汉口北批发市场,温商占据半壁江山;在武汉机电、印刷等行业,温商更是占据70%以上的市场份额。温商还在武汉打造了浙商大厦、海宁皮革城等一大批地标级商业体。

      从少到多,由弱到强,在汉温商怀揣梦想,锐意开拓,努力成为行业领军者。在8月份发布的“2018武汉民营企业100强”和“2018武汉民营制造业企业50强”榜单中,温商企业利和集团有限公司入选百强榜,位列第64位;温商企业武汉长兴集团有限公司入选制造业50强,位列第38位。

      今年10月1日,武汉地铁7号线号线东段一期开通试营运。不为外人所知的是,这些线路所采用的供电系统中均有来自武汉长兴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兴集团)的产品。

      在湖北电气行业,长兴集团闻名遐迩。走进长兴集团的行政楼大厅,首先会被陈列柜里多达几十项的荣誉牌匾所吸引中国优秀民营科技企业、湖北省高新技术企业、湖北省著名商标、湖北名牌产品

      对于长兴集团创始人杨须红来说,这些荣誉是对他20多年来坚守制造业和科技创新的褒奖,也让他更加坚定了“诚信立业、质量为本、创新长存”的办企理念。

      1982年,乐清人杨须红怀揣300元“创业基金”,只身来到武汉,加入了电器销售大军,一路顺风顺水。十年打拼,让他成为百万富翁。

      上世纪90年代初,温州作坊式企业已向大型工厂过渡,品牌化成为发展方向,正泰、德力西等一批品牌企业纷纷崛起。当很多同行还在固守原有的销售模式,认为“有钱赚就行”的时候,杨须红已经认定,未来制造业一定大有可为,与其帮别人吆喝,不如创立自己的品牌。于是,他放弃安稳的生意,开始创办电器元器件厂。

      然而,转型的过程并不顺利。由于市场同类型产品较多,再加上知名度不够,销路难以打开。19921996年,杨须红把前面十年赚的钱全都赔了进去,又变回穷光蛋。

      当时很多朋友劝他做市场上占主导地位的固定式低压柜,以解燃眉之急。但已栽了一个跟头的杨须红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理念,“如果永远跟在别人后面,很难有出头之日。我不仅要做品牌,还要做高端(产品),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他想办法筹措了百万资金,进军高端高低压配电设备领域。而这次转型,无疑找对了方向。从生产核心的元器件到高、低压配电柜,经过多年的摸索和积累,长兴成为工业电器制造行业的领军企业。

      虽然在业内闯出了名气,但杨须红并不满足。他秉持“创新才是企业持续发展的动力”的理念,继续寻找转型路径。而这次,他将目光锁定在快速发展的轨道交通。

      据了解,轨道交通自身的“动力核心”是直流牵引供电系统,然而长期以来,国内的轨道交通直流牵引供电系统设备,供货主要依靠国外的核心元件及系统集成技术。为突破技术壁垒,杨须红专门成立中直电气,充分吸收国外先进技术,并在清华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重点院校的技术支持下,依托长兴集团丰富的电气设备设计和制造经验,反复论证与再创新,于2009年成功研制出适用于城市轨道交通的直流牵引供电系列产品,并通过国家级科技项目鉴定,填补了国内空白。

      自2013年起,该设备先后被武汉地铁的一、三、四、六、七号线年年底正式运营的武汉地铁四号线二期全线采用中直电气研发的直流牵引供电系统,系国内首次全线成功应用全国产化直流牵引供电设备。央视《新闻联播》报道此事称:“至此,我国成为国际上少数掌握该系统核心技术的国家之一,地铁线供电系统全部实现中国制造。”杨须红也因其领导企业取得的卓越成就荣膺2014年度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目前,中直电气的直流牵引供电系统已应用到青岛、南宁、成都等地的20多条轨道线。记者采访长兴集团时,工人们正在为成都地铁5号线的设备赶工。

      杨须红助理李斌告诉记者,长兴集团涉及的领域包含有轨电车、轻轨、地铁、公交充电站等,这样的企业在全国屈指可数。

      企业得以快速发展,离不开对技术和人才的重视。长兴集团每年投入的研发资金都在2000万左右,自主研发的专利多达200多项。目前,长兴集团旗下有五家制造业子公司,三家被认定为湖北省高新技术企业,产品被三峡工程、北京奥体中心、葛洲坝电厂、天河机场等多个重要项目采用。

      其中,牵引整流箱式变电站和超级电容有轨电车充电装置,就是重研发下的产物,也使长兴集团成为全国三家能够提供全系列解决有轨电车供电系统整体方案的企业之一。

      去年7月28日,中南地区第一条有轨电车线路武汉市大汉阳有轨电车T6线正式通车。该线路全线采用长兴集团的供电系统,不设架空接触网,车辆途经车站,只需12~25秒即可满足充电需求。

      “立足本地市场,逐步完善全国市场布局,立志打造国际一流、国内规模最大的国产化轨道交通直流牵引配电系统制造基地。”这是杨须红的远景目标,同时作为在外温商,他说:“一直在寻找回乡投资创业的契机,希望为家乡的轨道交通建设尽一份绵薄之力。”

      今年5月,利和集团旗下湖北中创产融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主要从事资产并购重组业务。自此,利和的商业版图又多了一块新内容。

      自2001年成立以来,利和走的就是一条多元化的路子。这跟利和集团创始人黄卓仁开阔的视野和“不安分”的性格密不可分。

      黄卓仁出生在乐清。上世纪80年代,年仅16岁的他跟随亲戚远赴山西、河北、内蒙古一带的矿山推销矿灯。一盏矿灯的成本10元,卖到矿山上就是29元,净赚19元。每天早出晚归,黄卓仁很快赚得人生“第一桶金”。

      然而,在收获高利润的同时,他也第一次收获难堪:一批矿灯因质量问题而遭退货。更为糟糕的是,这家矿山把他和所有浙商列为不受欢迎的客户。

      在犹豫和郁闷之中回到老家,祖母的一句话让他顿悟:“什么时候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从此,黄卓仁决心把产品质量放在第一位,把诚信作为立身之本、行商之根。

      1998年,黄卓仁兼并了孝感的一家电缆厂,由此涉足湖北商界。2004年,他拿下武汉青山区一个旧城改造项目江南春城,从此迈进房地产业。

      江南春城的前两期非常顺利,实现了预期利润目标。但在做第三期时,要拆迁700多户,拆迁成本已从前两期每平方米1500元飙升至5000多元,加上其他因素,估计亏损近亿元。

      黄卓仁面临两难选择:不做,能保持公司利润却丧失信用;做,兑现了承诺却要丧失利润。已经吃过一次亏的黄卓仁力排众议,坚持把项目做下去。

      “宁亏亿元也不能亏信用”的信念,让黄卓仁在武汉商界收获了好口碑,事业蒸蒸日上。除了房地产,他把目光投向更多的领域。

      2011年9月,利和集团旗下控股子公司湖北利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成立。该公司的业务范围包含文化艺术交流活动、展览展示、现代文化礼品的研发与销售、培训等方面,同时投身文创园、影视、出版等领域。

      2015年年底,利和集团作为唯一一家民营企业,与湖北省宏泰国有资本投资运营集团公司、武汉市都市产业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发起组建湖北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注册资本金10亿元,是湖北省唯一一家可从事本区域内金融机构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和处置的地方资产管理公司。

      2016年2月26日,由湖北省企业国际合作协会主办的企业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暨第四届会员代表大会举行。会上,黄卓仁当选为该协会的新一届掌门人,这也是该协会成立15年来首次由湖北籍以外的企业家出任会长。上任以来,黄卓仁积极带领会员企业走出去,开展国际交流,开拓国际贸易。目前,已成功组织数百名企业家赴20多个国家参加各类展(博)览会,开展合作交流活动,促进多个项目落地。

      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利和集团旗下控股参股公司达10多家,成为跨地区、跨行业经营的大型企业集团,形成以金融、科技、风险投资为核心产业,综合性地产开发运营为支柱产业,文化教育、数字传媒产业为重点扶持产业的新型战略发展格局,并先后获得中国优秀民营企业、湖北省重合同守信用企业、湖北省高新技术企业、武汉市名牌产品等称号。

      对于企业未来的发展,黄卓仁透露,除了金融、地产等主营业务,利和集团已在互联网高科技信息、养老地产等方面迈出坚实的一步,并涉足农业、物流等领域,为企业后续发展和转型打下更坚实的基础。

      在武汉,有“买衣服去汉正街,买鞋子去大兴路”的说法。后半句线号的银河鞋城。

      这是一座有着20多年历史的专业市场,主要经营男鞋、女鞋、童鞋等,经营面积6万余平方米,管理商户1200多户,经营鞋类品牌3000多个,年销售额100多亿,是湖北省鞋业批发龙头企业。创办银河鞋城的武汉市企业家协会常务会长赵来民曾三起三落,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温商。

      1999年,大兴路37号还叫银河大厦。当年赵来民第二次踏足武汉,正游荡在大街小巷,不知路在何方。此时距离他第一次折戟武汉,已过去三年时间。

      当时没人想到,赵来民能在几年后全面收购银河大厦,并将企业发展成集房地产开发、商业地产投资、工业开发、贸易、金融等领域为一体,总资产逾50亿元的综合型商业公司湖北银河联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此时的赵来民已经历了两次创业失败。1989年,未满18周岁的赵来民第一次登上武汉的商业舞台。虽未成年,但他也不是商场新手。此前,他在内蒙古做过裁缝,在上海卖过废铁,在北京包过商场柜台。来武汉,是卖衣服。

      当时,赵来民的姑父也在武汉做服装生意,后来姑父离开,赵来民接手他的6台缝纫机,仅四年时间就发展到100台缝纫机。“那个年代,在武汉的温州人还没有开工厂的概念,我是第一个。”赵来民一边在商场做零售,一边在汉正街搞批发,不到25岁就赚了四五百万。

      赵来民不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上世纪90年代中期,江汉区同益大厦落成,是当时“武汉建的最漂亮的房子”。他就把整幢大厦租下来,开商场卖鞋,前后投资了1000万左右,一年时间全部亏完。“商场没了,服装厂也关了。”

      1997年,赵来民到了杭州,靠着借来的一百多万元,继续投资办服装厂,“没一年,又亏完了”。

      1999年,赵来民回到武汉后,先是玩了大半年。闲极无聊,跟着弟弟在10平方米的小店里卖起10元一件的真丝衣服。

      “人见过大世面,还是有好处的。”赵来民不愿固守一家小店,便在江汉路、航空路等繁华地段开出一家家门店,并挂上统一的店招“真丝百汇广场”,让人走到哪里都能看到,觉得这是一个连锁品牌。

      “这是我再一次破产后的起家。”赵来民说,每日的现金流很多,又去投资开服装厂。此时,赵来民开始接触商业地产。汉正街分淡旺季,淡季时服装市场关门,赵来民就开始炒铺面,“收进来再租出去”;后来又租下一层楼,炒市场;再然后,买下几层楼,自己招商,再卖掉。2006年,赵来民全面收购银河大厦产权,连地下室一共6层楼,将银河鞋城市场升级为“世纪银河品牌鞋业交易中心”。

      说起批发市场,给人的固有印象并不好,比如拥挤的过道、摆出店门的纸箱、坐在马扎上盯着行人的老板。不过,初来银河鞋城,给记者的感觉更像是一个高档商场。整个市场的装修精致,过道宽敞明亮,每个商铺经过精心设计,商品摆放规整,就连楼层的分布名也费了一番心思,B1层是精品鞋馆、F1潮流前线绅淑名品

      赵来民的理念是把批发市场开成生活馆,开成集合店,开成购物中心。“批发市场已从高峰走到低谷,特别是随着电商的迅猛发展,去中间化已经非常明显。”赵来民认为,在电商时代,市场如果仅有批发功能,只有等死。

      外在的改造,大家都看得见,内在的变化,不是所有人都摸得透。赵来民说,他所有的布局和行动,都是为了把鞋城打造成华中地区的枢纽中心、信息中心、品牌中心和展示中心。

      效果也是立竿见影。“历经数次改造,如今的银河鞋城已成为湖北地区集展示与批发于一体的龙头市场、产品集散枢纽中心。”赵来民说。

      “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这句流传甚广的俗语,揭示了楚商的精明能干。然而,在强手如林的荆楚大地,温商群体依然能脱颖而出,创造一个又一个商界传奇。他们靠的是什么?

      对于第一代走出去的温商来说,他们几乎都是白手起家,通过一点一滴的打拼,才积累了“第一桶金”。在此后的发展壮大过程中,很少有人会一帆风顺。不管是三起三落的赵来民,还是办厂失败“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杨须红,他们的每次挫折,都足以让人对未来望而却步。然而,坚韧不拔的特质,支撑他们“在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甚至,正因为有了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气魄,才造就了以后更大的发展。

      1987年,杭州武林广场的一把大火让温商清醒地认识到诚信经营的重要性。在武汉,温商的诚信故事也不断上演。黄卓仁因为售卖劣质矿灯吃了亏,立誓将诚信作为立身之本、行商之根。因为恪守诚信,他做出“宁亏亿元也不能亏信用”的抉择,让温商的诚信招牌闪耀江城。

      杨须红同样把“诚信立业”摆在首位。2012年,长兴电器的一批配电设备交付给武钢利比里亚炼钢厂项目。但由于海上运输的剧烈颠簸和物流方包装处理不当,导致部分产品不能使用。按照合同约定,非质量原因更换部件应另签合同,但杨须红没有这样做,而是急人之所急,马上空运配件到利比里亚,并派出两名精干人员飞赴现场处理安装问题。对于额外支出的几十万元费用,他也主动承担了下来。这一举动赢得客户的赞誉,也为长兴赢得更多的订单。

      无论是传统产业还是新兴产业,武汉温商在创新之路上一直大步向前。杨须红坚信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创新是企业发展的不竭动力,坚持研发尖端产品来填补市场空白;黄卓仁立足主业,不断开拓新领域,以创新带动企业的多元化发展;赵来民面对电商冲击,改变批发市场的经营模式,以创新驱动传统产业升级。

      创新,已成为在汉温商的共识,他们抢抓机遇,不断涉足新领域、新产业。即使仍身处传统行业的温商,也通过新技术、新模式、新渠道,来提升服务赢得市场。

  • ad
  • 上一篇:【第五届中国智慧餐饮创新峰会】_会议_论坛_峰会_年会预告信息::中国会展门户
    下一篇:内蒙古:举办物流工作会暨首届物流岗位技能比武